宝贵的支持

家里来了一位神的老侍女。

涂阿姨已经八十岁了。她是当年贾玉铭老牧师为院长的灵修院的老师,一辈子都在服侍神。她终生未嫁,用上海话说,是个老姑娘。涂阿姨早年去到美国,但为了生命中最后一段路途有美好的脚踪,她离开美国的舒适环境,常年在中国的家庭教会里穿梭奔跑,牧养神的群羊。

她来看我,冒着一场不算小的雨。我去莘庄地铁站接她,惊讶于这位老人各样的能耐,包括身体。

当涂阿姨来到我家,看到我在网上的事工时,很是振奋。我正好在发【感动于林昭】一贴,她从我的帖子里看到她所熟悉的俞以勒姐妹和汪纯懿姑姑的名字,很感亲切。是啊!她们是同代人,相对于我们,是主内老前辈。她告诉我,她与俞以勒姐妹在美国遇见过。至于汪姑姑,那就更加熟悉了。

我的这篇网文同时发好几个地方,在博客里反响不大(尤其是旷野,好像大家都不在意这些事),但在凯迪原创文学,却反应强烈。涂阿姨耐心地看各位中国“文化精英们”的回帖,我知道,她一边看,一边在默默地为他们祷告。

是的,这是一群爱思考的人,但愿他们对真理的寻索,最终能够寻到主的救恩泉源。我们要为他们祷告,因为不是我们拣选神,乃是神拣选我们。求神拣选凯迪社区原创文学里那一帮网友们。

这绝对是神安排的,神的老侍女能够坐在我的电脑桌前,看我在论坛上与凯迪的网友们交流。这绝不是我能做到的,你想,一个八十多的老人,一个几乎每时刻身边都围着一大批基督徒的老人,现在却静静地坐在我的电脑桌前看我的文章和别人的反响。

尤其令我感恩的是,涂阿姨从我的文章和别人的反响中看到了神对我的引领。她十分肯定,这就是神要我做的事。

之前,我自己并不是十分确定,我在网上每天写东西,这只是我的个人爱好,还是神的旨意?因为我还有许多选择,我可以继续我的讲台事工,也可以继续我过去参与的培训事工。然而,现在我却花了很多时间在网上阅读和写作。我有点担心自己是否走出神的旨意了?

然而,今天涂阿姨十分确定说,这是神在我身上的美好带领。

是的,我们看到网络几乎成了魔鬼主打的世界。虽然也有不少基督徒的网站,但是在基督徒的网站里也整天都是打打杀杀,骂声一片;看不到安慰、劝勉、教导等圣灵的工作。

一些刚刚信主,不过会念几句圣经,懂几个圣经希腊字的人,对主的救恩还缺乏经历的人,现在却站在不当站的地位上,自封是真理的卫道士,抡起“捍卫真理”的大棒到处打杀。这样的网络事工,你不得不认为,实际上还是在魔鬼主打的世界里,充当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站在何方的打手。

本来嘛,传扬福音,彼此安慰、劝勉、教导等,该是基督徒的责任,网络也确实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平台。可是几乎各处的网络现在都成了战场(并非是属灵争战的战场——针对的都是属血气的人,不是空中属灵气的恶魔),这实在是令人头痛的事。

有一度,我想要离开这些个是非之地,回到讲台事工和培训事工上去,因我不想打打杀杀,不想让还不信主的人看到一帮挂着基督徒头衔的“愣头青”把别人和自己都刺得伤痕累累,最终趴下。

就在这时,神预备他的老侍女来到我家,近距离地看我做的事。对我下一步怎样行走天路,是个很好的指引。

我之所以把涂阿姨肯定我现在做的事看得很重要,感受到来自神的安慰和支持,你可想而知,我曾经得到的是些什么?那就是——怀疑,担心,指责,甚至打击。

青年人这么看我,我不在乎,因为他们正在基督里成长,对很多属灵的事参透力还不够,就算是他们对我的肯定,我也不会太过受到安慰,原因也是这个。

可我很在乎那些在属灵争战的战场上,久经沙场的老战士的看法。他们对我的看法我很在意,因为他们跟随主多年,他们与主的关系密切。我很怕自己走错路,因此他们的看法会左右我,使我有时会举步维艰,甚至止步不前。

我最尊敬的王叔叔就曾经对我在网上撰文表示异议,他问了我一个相当可笑的问题:“你在网上写文章要达到什么意图?”我当时有点生气,一个基督徒做事的意图还可能有别的吗?当然是为了“宣扬那位带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”了,难道他怀疑我还有别的意图?

感谢主,今天神感动他的老侍女涂阿姨来我家看我,跟我交通。神让涂阿姨看我与网友的沟通,很肯定地说,这就是神在我身上的旨意,这就是神给我预备的工场。

当然,她也明白,我在这个工场上必定是艰难的,也是孤单的,所以涂阿姨劝勉并鼓励我“靠主勇往直前”。

我得到了真切的安慰、鼓励和支持,是神让一位老前辈送给我的。

复制给朋友:http://www.shjdj.com/suibi/zhuanji/6999.1-baogui.html

更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12
暂时 没有评论,赶快做沙发吧~~等您来评论@!
赞助商链接
· 设为首页 · 收藏我们

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