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名轩的爷爷

郭易君“未名轩”是在北京大学未名湖北岸附近的一家杂货店,店面不大,没有门,只留有一个不大的窗户给顾客东西。但“未名轩”三个大字,却是中国一个非常知名的书画家的墨迹,苍劲有力,整个字幅几乎与未名湖融为一体。卖东西的是一位年过古稀的爷爷,有著慈祥的笑容。他在这里多久了,没有人记得。不过据说,他已经在这里二十多年。与爷爷的相识,源於2005年,我和慧纲在未名湖北岸租房子考研。我们租了一间只有八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子,虽然屋里只有两张床,但是环境优雅,每日清晨我们都是被唧唧喳喳的喜鹊叫醒。夏天的知了、萤火虫,秋天的枣儿和南瓜,冬天的雪花,甚至结冰的水管,都是那麽美丽。而且更让我们感恩的是,房东叔叔、阿姨都是基督徒,对我们照顾有加。由於未名轩的爷爷服务态度特别好,我们总是去他那里买东西,慢慢的大家就熟了。我和慧纲下了晚自习回来,常常饥肠辘辘地往爷爷那里跑,买上一小袋一元钱的花生,我们哥俩边吃边和爷爷拉拉家常。爷爷是四川人,有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。儿子是中科院的博士,现在在美国留学。一个女儿在北京工作,一个女儿仍然在上学。每次谈起他的儿子,爷爷就特别神气,就像天下所有的父亲谈起自己得意的儿子一样。我和慧纲听他讲完後,就回去睡觉了,下次见他时还是那些话。不过我们都已经习惯了,也喜欢他的唠叨。我和慧纲给他传过很多次福音,他每次都说他相信毛主席,不相信神。我们就为他祷告。圣诞节那天,我送给他一本海外校园出版的《游子吟》,然後给他讲福音。他还是不信,我很沮丧。北京的冬天很冷。由於我们的水管是在室外,常常冻住。上完晚自习回来,我们经常连刷牙、洗脸的水都没有。由於房东叔叔、阿姨睡得早,我们就去找未名轩的爷爷借水。不管多晚,爷爷总是会给我们。真的很感恩,这些热水就成为了我们当时的宝贝。我和慧纲经常因为早上上自习课,顾不上吃早点,就到爷爷那里买上一包双胞胎的面包和两袋牛奶。面包放到微波炉里,比较容易热,但是牛奶却很难热。爷爷就把袋装牛奶放到一个水盆里,倒入热水将牛奶泡热。特别是临近考试的那些天,每天我们都是靠著爷爷给我们泡热的牛奶和烤热的面包,撑下整个上午的紧张学习。我和慧纲考入北大後,就很少见到爷爷了。可是我每次去边上的小山上祷告,路过爷爷的未名轩的时候,总是停下来买一袋花生,给爷爷讲讲耶稣。他总是不说话,最後还说一句,他信毛主席。上周周五,我身体十分疲惫。圣灵提醒我,要我去祷告山。我假装没听见。可是没办法,神的声音不能不听。我停下自行车,在图书馆东门停了足足两分钟,真不想去。可是最後我还是决定顺服。路过未名轩的时候,我下来又给爷爷传福音。他就信了!我带他做了决志祷告。我无法形容我的喜乐,正像《彼得前书》所说的“说不出来、满有荣光的大喜乐。”我把消息告诉了菲菲、慧纲、好雨,他们都与我一同兴奋快乐。这件事情使我知道,主做事有定时,祂有祂的计划。在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,在神却可以。顺服圣灵,神才能在你身上彰显祂的荣耀。
作者来自河南,现在北京。

复制给朋友:http://www.shjdj.com/suibi/zhuanji/7864.1-weiming.html

更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14
暂时 没有评论,赶快做沙发吧~~等您来评论@!
赞助商链接
相关文章
· 设为首页 · 收藏我们

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