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并不如烟4

其实我真的比他还要高兴,因为我知道这次会议的召开绝不是一件毫无意义的“偶然”事件。对我而言,这是上帝早就有所安排的会议。我万分高兴我的想法在上帝的旨意中,我万分高兴上帝已经预备了我去新干的道路。——藉着这次会议,我能够与尽可能多的老同事、老熟人、老朋友见面,与他们分享耶稣基督救恩的信息。

我问到这次会议的一些具体细节要求,参会者需要自己预备点什么?可不能打无准备之仗,至少得有点思想准备才是。我脱离社会已经有些年头了,几乎没有参加过类似的社会活动,必须得先有些资讯,才不至于错了还不知道错在哪儿?就像吃喝之类的事,我不习惯**吃喝,我要问清楚我该交上多少会费,这样吃起来心里才有平安。

邱少云知道我是基督徒,最后一次我们见面时,是在位于上海静安区陕西北路的怀恩堂。那是我在就读华东神学院时,第一年借怀恩堂作神学院的校舍。我们是在怀恩堂的门房里见的面,他很好奇我现在所从事的“事业”,也因此知道了我们在世界观和价值观上存在很大的差异。

见我直截了当地问及这个敏感话题,邱少云不回避了。他告诉我这次会议不是用**,每个参会者也有当尽的本分。他说:“参加会议的人每人交会费二百元,你们是老同志,可以不交,也可根据自己的意愿多交一些。”

二百元不过是意思意思,我知道住一晚宾馆,吃一顿饭,都不止二百元。可人家就是这样定的规格,我能怎么样呢?我当然不能怎么样,但可以凭自己的感动,将自己的花费全数交上去。

邱少云说我们老同志可以不交,这句话令我有点惊愕,也有点忍俊不禁。是的,我们这些人已经都老了,已经被称为老同志了。想当年,我是最年轻的一个,现在却也已经六十多岁了。我在教会里现在还被看为是年富力强的传道人,可是在社会上,我已经是老同志了,想到这里,我只能苦笑笑了。

这个电话使我决定提前一个月出行江西。我准备三月底在上海各教会的事工完毕后,立刻去江西。

新干开会的时间连同报名共是四天,但是我决定会前或会后自己一人在新干再多呆几天。殊不知,我在新干整整度过十一年的光阴,不光跟邱少云等文化部门的人一起呆过一段日子,还在另几处地方与另一些人呆过好多年。我得去我所有呆过的地方看看,那些地方也是我要还福音债的地方啊!

当我在我们几处查经小组里谈到自己的江西出行计划时,大家都呆了。没有谁知道我有过这么一段经历,曾经在新干文工团这个演艺圈里混过三年的经历。现在我突然告诉大家,我要去自己下放过的地方还福音债,这一点大家都觉得没什么不可思议的,可是当我说到神给我预备了参加一次会议的机会来还福音债时,好几个人都惊呆了。

如果不是最近发生的事,吉安路网友和青原山人网友的出现,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,我自己也几乎不记得做过三年演员,从事过三年的舞台生涯。那些日子固然很痛苦,很特别,但因我以后的日子并没有变得稍为平淡、平凡一些,故此那几年轰轰烈烈的演艺生涯都被我有意无意地淡忘了。

我这一辈子有过很多不平常的三年:三年的演艺生涯;三年的神学造就;三年的监狱磨炼——也许我从事过的学生、工人、农民和商人的经历都不算什么特别的经历,很多人跟我一样,都经历过在农村广阔天地里改天换地的生活,也都经历过工厂里**生产两不误的生活,还有就是十年寒窗苦读,还有就是打拼淘金等……

可能大家都有过学工学农的共同人生经历,但是却很少有人像我一样,演过三年的戏,读过三年的神学,还吃过三年官司……这可绝对是非同凡响的人生经历。我信主后,不太跟别人讲我的过去,基督徒在一起常常是面对现在,展望将来,有意无意地就将过去那些非同凡响的经历封存起来了。

现在主感动我起来面对我的过去,也预备我的环境去偿还我欠下的福音债。

我对周边的基督徒讲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,他们惊讶,我也诧异。感谢主,因为我已经预备好了,那些往事是到该处理和面对的时候了。

复制给朋友:http://www.shjdj.com/suibi/zhuanji/8581.1-wangshi.html

更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13
暂时 没有评论,赶快做沙发吧~~等您来评论@!
赞助商链接
· 设为首页 · 收藏我们

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