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给孩子们读的圣经故事

一直希望有本适合讲给孩子听的“圣经故事,无意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,按照上面的推荐买了一本华夏出版的,文洁若翻译的“圣经故事,觉得很好。1)书上有插图;2)故事覆盖面很广。推荐给做父母的。
下面把文章也附上来,大家一起分享。
离开房龙,走向圣经吧
王怡 发表于 2007-10-11 17:09:00
——推荐圣经故事的版本一 直以来,各种中文版的圣经故事在坊间层出不穷。中文圣经迄今为止无法在官方教堂之外发行或购买,也催生了庞大的非基督徒人群对各种《圣经》改写版、故事版 的渴慕。越来越多的非基督徒父母,也开始在学校教育之外,考虑将圣经作为各种童话故事以外的一个家庭教育的内容。因此给孩子看的圣经故事,也逐渐形成一个 庞大的市场。部分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可能有机会,得到海内外普世教会资助散发的各种儿童版圣经。而非基督徒家庭,无论是成人阅读还是儿童阅读,都只能在目前 的公开出版物中选择读本。目前市面上我所见的读本大概不下三十种。其中影响了几代中国知识分子的、最著名的版本,就是荷兰裔的美国通俗作 家房龙的《圣经的故事》,最初的译本是三联的《漫话圣经》。最近几乎每一年,都有出版社推出各种装帧精美的新译本。单是房龙这一本书,我看到的就不下7种 译本。毫无疑问,这是到此为止对中国非基督徒人群影响最大的一本圣经故事。但据我看来,这却是最糟糕的一本,最糟糕的意思就是最远离圣经。房 龙这本书的优点是文笔优美,体裁很悦目,故事的裁减也颇有镜头感。况且还有精美的插图。对于那些不打算真正了解圣经、或不准备以开放的心灵面向这本书、或 已经决定不愿被圣经影响而只愿被房龙影响的读者来说,这可能是最好的一本关于圣经的读物。这本书写于上世纪20年代,那是一个自由派神学占据主流的年代。 人们普遍认为一切神迹都是假的,耶稣只是一个伟大的教师,他的教导只是道德性的,这种以“爱为核心的教导,差不多比其他人类的伟大教导还要好一点。房龙 正是以这样一种圣经观和宗教观,来写作《圣经的故事》。于是这本书就不可避免地带有许多严重的偏差。其一,房龙无法理解 《旧约》与《新约》在神学上和历史中的联系。却把他的一个错误观念——即旧约中的耶和华是没有爱的,新约中的耶稣才有了爱,新约对旧约是彻底的否定和颠覆 ——极其强烈地带入到他的叙述中。譬如,在讲述耶稣“清洁圣殿的故事时,房龙批评以色列的献祭制度是野蛮的,因为这些动物也是上帝创造的。所以耶稣改革 了这个制度。这是以动物环保主义的现代观念来定义什么是文明和进步,并以此去曲解圣经。不客气的说,房龙对圣经中的信息基本上是无知的。其 二,房龙去掉了几乎所有的神迹奇事,这是对圣经最大的和极其随意的篡改。有的地方,他讲述了圣经的记载,然后给出扭曲性的补充。譬如“拉撒路复活的故 事,房龙先强调耶稣和一些气功师一样,有以意念治病的特异功能,然后叙述说,这个复活的传说“在那些轻信的犹太人中经过渲染,造成了很大影响。这些话听 起来,很有些“中共中央关于若干历史遗留问题的决议的味道。就算你要讲一个孙悟空的故事给孩子听,我想你也不会用这么一个政治正确的唯物主义版本。而有 些地方,他甚至直接改写事实。譬如玛丽亚的圣灵感孕,房龙不仅只字不提圣经的记载,反而篡改圣经,说玛丽亚去见以利沙白之前没有怀孕,回来后和约瑟结婚, 然后怀了孕。“旷野试探则完全删掉了。再举例如保罗在大马色路上奇妙的归正,也被浓缩成一句“保罗走在路上,忽然就醒悟了。这已不是一种改写,而是智 力上欠缺了最基本的诚实。“三博士的故事最令人哭笑不得,房龙竟然这样描述,当玛丽亚抱着耶稣坐在门口,碰巧有一支波斯商队经过,于是年轻的妈妈“吸引 了这些陌生人,他们停下来逗孩子玩,临走时给“漂亮的妈妈送了一些香料和丝绸。这甚至已经离开孔子的春秋笔法,而接近姚文元的手笔了。其 三,因此房龙版的《圣经的故事》空有优美的文笔,却使整部圣经失去了整体性,断裂为碎片,仿佛是一个拼凑的短篇故事集。这是因为他自己不相信《圣经》是一 部完整的书。我回忆自己多年前第一次读这本书,直接的感觉就是缺乏说服力。没有了道成肉身,“爱就成了空洞的说教。没有爱在那些伟大的故事和奇迹中的流 淌,“爱就只是一个理念。就算有一个人曾经为此而死,也只是一个理念而已。以拉撒路的故事为例。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著《罪与罚》和狄更斯的名著《双城记》中,都曾大幅引用过这一复活的神迹。读房龙的这本书,不要说有助于理解圣经和基督信仰了,就连有助于理解这两部名著,都还有着相当的距离。房 龙的通俗著作,是以倡导宽容著称的。但他的宽容观与伏尔泰一样,是一种以人文主义为本位的“政治正确的宽容观。事实上恰恰不宽容。因为在他看来,若要人 类有宽容,圣经中的神迹就不能成立,耶稣就不能是上帝的独生子。人文主义者往往天真的(其实也是残忍的)以为,如果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宗教信仰,或者不同 的宗教都把他们的上帝不要看作上帝,只看作一个伟大的人物,那么人类就会彼此宽容了。换言之,他们以为宽容只能是“信无能的结果,他们将对“绝对的一 种绝对的否定,视之为宽容的起点。反而在我看来,这正是不宽容的一个起点。当一个非基督徒深受这本《圣经的故事》的影响,并误以为自己已了解了圣经或基督教,这到底是宽容的开始呢,还是无知、傲慢与偏见的起源呢?对任何一本人类元典的歪曲性的改写,都是不宽容的温床,而不是宽容的良田。 因 此我对这本房龙版的《圣经的故事》,依然受到诸多出版社的追捧和重复出版,并且包装成儿童阅读对象,一些评论也胡说八道,说什么最好的、比圣经还好的圣经 故事,感到非常遗憾。就算一个读者只把圣经当希腊神话来读,他也首先需要知道圣经到底在说什么,而不是被一个呼喊宽容的人随口欺骗。我个人认为这本书仅适 合已对圣经有足够了解的知识分子闲暇翻翻。其实很多国内出版社都有自己组织编写的圣经故事,尽管水准参差不齐,少有对圣经和神学有纯正基础的作者,但也可 能因为这个原因,反而都比较忠实于圣经原本,不敢去乱添乱说。这一类里面,我推荐下面三种: 1、译林版的《圣经故事》,段琦编著,真实性、文学性都属于中等。2、中国戏剧社的《人一生要知道的100个圣经故事》,黄未未编著。因为体裁有新意,裁剪得体,似乎比较流行。3、人民文学社的《圣经故事》,刘小江编写,也是中规中矩。 翻 译作品的水准通常会高一些。如上海人民社的《50经典圣经故事》,作者是德国作家克里斯蒂安·埃克尔;中青社2004年版的《圣经故事》,奥地利作家福森 奈格编写,波兰画家格拉宾斯基绘图,都强于上述国内的编写者。在适合幼童的图画本方面,新疆人民社2002年版的《版画圣经故事》,作者卡洛尔斯费尔德是 德国一个著名的版画家。240幅版画配上文字,很适合学龄前后的小朋友,比国内编写的各种配图本更精美,但文字也很一般。我特别要向基督徒或非基督徒的父母推荐的,是下面5种外国作家的圣经故事译本,我个人认为这是迄今为止国内出版的最符合圣经意旨、也最有文学感染力的5种适合儿童、少年,同时也适合成人阅读的圣经读本。我按着适合最初阅读的年龄来排列: 1、 海峡文艺社的《我的第一本圣经小故事》(中英文插图本),2003年版。作者肯泰勒,是美国著名的《当代圣经》的翻译者。他有十个子女,这本书是他专门为 自己的孩子编写的家庭圣经读本。后来儿女长大后将手稿整理出版。多谢有这本中译本,不然我也打算要为孩子三岁以后亲自编写一本了。2、敦 煌文艺社的《听狄更斯讲耶稣的故事》,2006年版。这也是狄更斯专门写给他孩子的一本福音故事,在80多年的时间里只在他家中流传。尽管他本人洛阳纸 贵,但这本书却只为家庭教育而不是为出版写作。狄更斯生前要求他的家族,在他孩子全部离世之前不能公开。所以直到1934年,根据狄更斯最年长的一个孩子 生前的遗嘱,这本小书才在美国出版。狄更斯反而放弃了他的优美文笔,却用最简朴的语言来讲述福音书。3、华夏社的《圣经故事》(精装插图 本),2001年版,2007年第2次印刷。作者是英国的玛丽·巴切勒,著名的翻译家文洁若女士在1949年前的译作。作者对圣经的表达有着很好的释经学 基础,并针对儿童有应用性的阐释。譬如在讲述《使徒行传》中亚拿尼亚夫妇因为对彼得撒谎而死亡的故事后,作者阐释说,“这个可怕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,人们 开始认识到,领受了神的圣灵,除了享受他赐予的平安与能力外,还要遵从他。而他们的扯谎和自私,破坏了耶稣的跟随者们相互之间的完全信任。此外,海燕出版社还有这本书的“注音彩绘本,使适合最初阅读的年龄有所下降。4、 北京大学社的《圣经史话——讲给孩子听的故事》(上下),2005年版。作者是一位荷兰基督徒作家,这一本篇幅最完整,圣经信息的表达也最丰富。也有良好 的释经学基础。以同一段亚拿尼亚夫妇的故事为例,作者说,“这事传遍耶路撒冷,全教会所有听见这事的人都很惧怕。对每个听见这事的人都是一个警戒,没有人 再敢欺骗使徒。上帝在此强而有力的表明他是审判罪恶的神。小朋友,我们要从这个悲惨的故事学一个功课,欺骗对我们来说见怪不怪了,不诚实也在我们的社会居 上风。可是你认为这是上帝改变了吗。那是不可能的。上帝永不改变。当日他憎恶亚拿尼亚夫妇的假冒为善,今天他也一样。小朋友,要诚实,千万要说实话。但愿 你能靠着恩典对上帝诚实,对自己诚实,对别人也诚实。像这一段应用性阐释,基本上扎根在改革宗的一个强调“纯正话语规模的释经传统。5、 上海译文社的《圣经故事》,2007年3月版。作者是美国的阿瑟·马克斯威尔,他是一位作家,也是一位圣经学者。译者杨佑方。此书在上世纪90年代出版 后,一直畅销欧美。这一本只是旧约部分,新约部分也许还没译完。大概除了弥尔顿的《失乐园》,我从未读过描写伊甸园有这本书那么动人的文字。就成人阅读而 言,这是目前我所见最优美、完整而准确的一本圣经读本。 上面5种,其品质及与圣经的关系,都是房龙的书不能望其项背 的。我手中另外还有两三种儿童圣经,不过非国内的出版物,就不再推荐了。自从三联书店1988年首次出版房龙的《漫话圣经》以来,尽管对于圣经常识的普及 有所贡献,但这一人文主义的改写本在一个欠缺圣经文本的社会,实在已经极为负面的影响了两三代知识分子,甚至凭其知名度也影响了不少基督徒。今天,盼望有 更多的已做父母和将为父母的读者,放下人文主义的傲慢与矜持,离开房龙,走向圣经吧。

复制给朋友:http://www.shjdj.com/zhurixue/jiaoxuebeike/13817.1-shengjing.html

更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14
暂时 没有评论,赶快做沙发吧~~等您来评论@!
赞助商链接
· 设为首页 · 收藏我们

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-福音传道网-传福音欢迎您~